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分析研究 >
上海“毒校服”事件舆情分析
发布时间:2013-07-06 17:35
 一、事件概述

  2月7日,上海市质监局在官网发布信息称,对上海市生产和销售的学生服产品质量进行专项监督抽查,共抽查学生服产品22批次。经检验,6批次不合格。其中,上海欧霞时装有限公司生产的冬装被检出质量问题严重。春节假期后,上海电视台在2月16日播报此条新闻,引发网友关注。

  2月17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在官方微博称,将把质监局的抽查结果告知本市各学校,以提醒各校注意采购质量合格的校服。

  2月17日,上海市质监局责令停止不合格产品的生产销售;已出厂销售的做好更换、退货。上海欧霞时装公司产品可能影响健康安全被依法立案查处,下一步将依法对相关企业抽样复查。

  2月17日晚,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新闻办对外通报学生服事件调查情况,确认有21所学校采购了“欧霞”生产的校服。

  2月18日凌晨,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体育)局对外公布了2012年度采购涉事学生服的21所学校名单。

  2月18日,上海市质监局责令21所学校26444套校服暂停使用并送检。

  2月18日上午,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将吸取“毒校服”教训,推出5项举措加强监管。

  2月19日,针对欧霞“毒校服”事件,上海市质监局向浙江省质监局发出协查函,要求对方协查绍兴市的涉案面料问题。同日,浦东新区教育局纪检监察部门开始调查“毒校服”购销过程。

  二、媒体关注度分析

    0401.jpg

    上海“毒校服”事件媒体关注度走势(单位:篇)

  “毒校服”事件起源于上海市质监局在官网上发布的信息,而发酵于上海电视台的报道之后。从媒体关注度来看,“毒校服”一事经过电视台2月16日报道后,网络媒体关注度17日爆发,而后关注度不断攀升,18日、19日的网络媒体转发报道量都超过2000篇,在春节长假之后,进入信息相对匮乏期,呈现出一种高危舆情态势。

  从媒体报道的内容来看,2月17日,媒体把关注重点放在“‘毒校服’生产企业已被立案”“21所学校曾向涉事公司采购校服”。18日,媒体把关注重点放在“21所中小学停穿校服”“涉事企业多次出现问题”等,报道的矛头开始指向相关的监管部门。19日,媒体关注的角度开始由上海“毒校服”转向全国学生校服以及校服的存废。

  从报道媒体的区域来看,上海本地媒体在事件初期的传播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传统媒体、网络媒体都积极参与事件的报道,如《新民晚报》、《新闻晚报》、东方网、新民网、解放网等。随着事件的进一步推进,新华社、人民网、中国广播网等全国性媒体都介入事件传播,使得事件由区域性话题升级为全国性话题。

  三、微博关注度分析

  “毒校服”事件在上海电视台报道后,引发网友的大量关注。从2月16日起,微博平台上的关注度呈现出持续走高的态势,直到2月19日,出现一个关注度的峰值,随后开始回落。

  0501.jpg

  上海“毒校服”事件微博关注度走势(单位:条)

  2月16日晚间,女作家@六六在新浪微博平台上质疑“毒校服”背后是否存在猫腻?@六六的这则微博引发了网友的评论热情,截至2月20日19时,@六六的这则微博被转发评论7000余次。@六六对“毒校服”背后是否存在猫腻的质疑也一直贯穿整个事件的始终,成为网友关注的一个重点。

  2月17日,媒体微博初步介入事件传播。其中,上海当地媒体微博发挥主力作用,如@新民晚报新民网、@东方早报、@解放日报等。同日,上海市官方的相关微博也开始发力,@上海发布、@浦东发布、@上海质监发布、@上海教育等政务微博纷纷对此事进行回应,在微博平台上发出官方声音。

  2月18日,一些影响力较大的媒体微博,如@头条新闻、@新华视点、@中国之声、@财新网等纷纷助力事件的传播,使得18日微博平台上的关注度大幅攀升。

  从微博平台上的关注群可以看出,在事件的传播过程中,媒体微博表现出较高的热情,一直处于一个相对理性的轨道上。

  四、网友观点倾向性分析

  0502.jpg

  上海“毒校服”事件网友观点倾向性(抽样:175条)

  替孩子们感到愤慨(31%)

  网友“沉默的羔羊”:天真的孩子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穿在他们身上整齐划一的校服居然是问题产品,一种本来可以产生身份认同感的物品,带给他们的却是身体上的损害。

  要求严查真相 深究问责(25%)

  网友“nuomimama”:学校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教委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质监部门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会把校服交给这样的厂家生产?都说中国的校服难看、质量差,这些都应该由谁承担责任?

  关注普遍性的校服问题(21%)

  网友“谢瑜2616”:强烈呼吁全国所有城市的学生校服都进行检测。

  网友“77mm001”:校服把孩子对美丽和个性的鉴赏力和品位都毁了。

  网友“manmanlynn”:如果连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如此,那全中国还有几家企业生产的校服是合格的?

  质疑校服交易背后的黑色利益链(16%)

  网友“心底那一缕阳光”:经常上“黑榜”的企业为何能屡屡成为校服供应商,这背后难道没有利益的黑手在作怪?

  其他(7%)

  网友“刘路人”:穿在孩子身上的校服也有问题,这真应了一句话,中国最不缺的就是缺德企业。

  五、媒体评论

  从“毒校服”进校园这一事件,我们需要深入反思目前的学校管理和决策机制的弊端了。只有切实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发挥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的作用,才能杜绝类似的事一再发生。如果不改变决策机制,昨天烂菜进学生食堂,今日学生穿“毒校服”,明日还会出现其他什么令人震惊的校园安全事件呢?

  (据《中国青年报》,作者:熊丙奇)

  一家屡上“黑榜”的企业,居然还能继续为学校提供校服,出人意料。这说明,一些人不是不知道“毒校服”的存在,而是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每每等到事情被媒体曝光、公众关注之后,才重视一阵子。个别涉“毒”企业,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产品有问题,而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只要有人采购,就肆无忌惮地生产。今次上海“毒校服”事件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皆因“毒校服”现象绝非上海特有,其他地方(尤其是中小城市、农村、山区)只会更加严重。事实上,过往就有不少地方在类似专项检查中,查出过“毒校服”。一些人只顾自己发财,根本不顾学生的死活。

  (据《广州日报》,作者:连海平)

  如果校服招标采购程序本身不合法,或者校服招标购买存在腐败空间,造成“毒校服”问题,自然应从法律层面矫正。而且,将校服招标购买程序放在阳光下“暴晒”也很重要。一个显然的问题是,校服需要家长掏腰包,校服穿在孩子身上,学生与家长在校服面料选择、设计方面就该拥有话语权。教育部门与学校应该事先征求与校服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家长与学生的意见。如果当初教育部门与学校公开招标、购买方案,拿出样品展示,征求学生与家长的意见,“毒校服”恐怕也就很难出现。

  (据《新京报》,作者:胡艺)

  六、舆情点评

  上海“毒校服”事件发酵于网络,但与以往突发危机不同的是,最初发布校服质量问题调查的主体是上海市质监局。事件舆情的发酵也并非发生在调查结果公布之初,而是经过一个春节长假,在电视媒体再次曝光,微博平台网友参与讨论后。从2月7日调查结果公布,到2月17日舆情开始发酵,中间相距10天时间。

  负面舆情一旦出现 积极处理是惟一选择

  从事件的性质和可能的走势来看,“毒校服”的调查结果无论出现在上海还是其他地方,都必然会对地方政府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危机的爆发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儿,可能会因为某个长假或者重大突发事件的发生而延后,却不可能彻底消失,在某个由头下,极可能以一种更为猛烈的方式呈现。面对负面舆情,政府应该以积极态度处理事件,把危机化解在萌芽状态。上海“毒校服”事件中,政府主动公布调查结果,掌握信息的主动权,完全有机会进一步进行事件的彻查,对相关企业和校方负责人进行严惩,从而掌握舆论的引导权,然而事实上,相关部门对事件的处理,多少有点错失良机。

  在“毒校服”事件中,上海市的政务微博则表现出较好的新媒体运用的素养,不仅积极借助微博传递消息,而且实现多部门之间联动。@上海发布、@浦东发布、@上海教育、@浦东教育体育等在微博平台上形成合力,共同发声,强力传递官方态度,理性引导网上情绪。

  针对核心问题有效回应 才能消解舆论压力

  随着“毒校服”事件报道的不断深入,媒体和公众的疑问也随之增多:为何“欧霞”连续3年被抽检不合格,却依然为多所学校供应校服?使用“欧霞”校服的学校是否只有官方公布的21所?“毒校服”对学生的实际危害有多大?其背后是否存在网民臆测的黑色利益链条?有哪些权责部门要在该事件中为各自的渎职负责?这些问题都在考验着上海市官方的公信力,唯有针对问题进行务实和可信回应,才能打消公众疑虑,从而扫除“毒校服”事件给普通民众造成的心理阴霾。

  政务微博有效联动积极发声 利于引导民间舆论

  从更大范围来看,一起危机事件发生后,不少地方往往在论坛、微博等互联网载体形成的“民间舆论场”上要么缺失声音,要么势单力薄、力不从心,造成这种困境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有关部门缺少发声的平台,随着政务微博的蓬勃发展,这方面的情况在逐步改善;二是有些地方政府虽然有了自己的平台却不善于运用,像一些政务微博,虽然进行了认证,却长时间没有更新,被网友冠以“僵尸微博”的称号;三是各地政务微博之间缺少有效的联动和互通有无,不能形成“集团军”作战的局面,共同引导舆论。这些状况急待转变。(人民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