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中国网事2008》新书推介
发布时间:2008-12-30 10:38

    【基本信息】

        张鸫、王刚 编著

        ISBN 978-7-5004-7264-3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8年11月出版

        定价:25.00元

        2008年,对中国人来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一系列重大公共事件引发一连串网络大事件,愤激、呐喊与宽容、理性交织,鲜花、自由与匕首、挟持共存。互联网络深刻介入重大公共事件,影响和改变着事件发展,中国网民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着历史进程,用网络力量推动中国发展,完成了从非主流到主流的嬗变。

  【作者简介】

        张鸫,男,32岁,助理研究员,在北京长期从事网络文化建设管理研究和网络舆情相关工作。

        王刚,男,35岁,四川攀枝花宣传部研究室主任,从事网络文化建设管理和网络舆情相关工作,酷爱文化创意和产业研究。

        赵师谊,男,36岁,上海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从事网络舆情、新媒体发展、网络媒体传播、公共危机管理研究。

        刘延成,男,28岁,央视网舆情信息部主编,曾任中青网舆情部主任,长期从事网络舆情研究

    【目 录】

        序

        第一章 馒头方圆:假新闻拷问网络公信力

        1月3日,一则“馒头标准须是圆形或椭圆形”消息引发网络舆论哗然,有关部门随即辟谣。今年以来,网络假新闻不时出现,小到花边新闻,大到国家要事,能把蚂蚁变为大象,把圆的说成方的。网络业已成为假新闻的重灾区,点击率成为作恶之源,辟谣也成为一种网络常态。这促使人们不得不关注假新闻背后的真问题。

        第二章 艳照风波:裸露背后的集体窥私

        自1月27日开始,香港娱乐明星陈冠希私生活不雅照在网上疯狂传播,酿成2008年第一场网络雪灾,史称“艳照门”。隐藏在幕后的“奇拿”,把艳照当作一把利刃,刺向大众的灵魂深处,拷问着人们的道德底线。这是集体意淫的悲哀,还是个人隐私权的侵犯?在这场集体网络窥私事件中,没有真正的赢家,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第三章 网络公民:用网络力量推动中国

        今年“两会”期间,网络公民积极建言献策,成为代表身后的“智囊团”,被誉为“不在场的人大代表”。从拉萨“3?14”暴力事件、奥运火炬境外传递,到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抗震救灾等,都有他们的深度参与,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事件进程。2008年,经历磨砺的网络公民,正走向成熟和理性,完成了一次历史性蜕变。

        第四章 华南虎照:折射社会信任危机

        虎!虎!虎!6月29日,陕西省政府宣布华南虎照片系假造,周正龙等人被惩处,“挺虎派”与“打虎派”历时8个月的争论终于尘埃落定,但始终难以掩饰我们对社会诚信的焦虑。诚信危机猛于虎,虎照事件演变过程,折射出社会信任的脆弱和无奈,涉及社会公信和道德指向。“狼来了”的故事还在不断上演,但受害的永远是“羊”。

        第五章 人肉搜索:很强很暴力&亦正亦邪

        7月9日,中国“‘人肉搜索’第一案”第三次开庭。古时江湖悬赏,各路高手把追拿的逃犯唤作“人肉”。近年来,愈演愈烈的“人肉搜索”亦正亦邪,赏金猎人们不断挑战道德和法律底线,让原本正义的道德审判演变为网络暴力和私刑。每个人都在想:下一个被“人肉”的会不会是自己?

        第六章 兰董姐姐:炫闹剧下的精神裸奔

        4月9日,70后“兰董姐姐”连发帖子、视频大肆炫富,谩骂80后90后,上演了一出精神裸奔的炫闹剧。随着网络飙富炫闹增多,80后90后也出现“烧钱男”、“炫富女”。年轻一代呼吸着物质化的空气,把网络作为精神裸奔的舞台,上演一场场裸体秀。如何引导这些网络炫富者的心灵成长,带给人们很多思考。

        第七章 反击CNN:网络时代的理性抗击

        拉萨“3-14”暴力事件发生后,CNN等一些西方媒体罔顾事实,违背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原则,进行连篇累牍、触目惊心的歪曲报道。海内外华人网友自觉承担起维护祖国利益和民族尊严的责任,发起理性反击,发出了“不能让祖国受委屈”的呐喊,让歪曲报道的西方媒体“陷入网民反击战的汪洋大海”。

        第八章 红心爱中国:网聚爱国热情迸发

        3、4月间,奥运会圣火在希腊点燃,反华势力干扰破坏,再一次点燃了中国人爱国主义的火焰。MSN上1000万网友签名“红心CHINA”,QQ上1.3亿网友参与奥运圣火传递,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网络史上一次空前爱国集体行动。“红心爱中国”标志成为社会流行时尚,成为抒发爱国热情的最好形式,让西方世界真正理解中国人渗之入骨的爱国之情。

        第九章 汶川地震:灾难见证中国网民成长

        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强烈地震。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面前,中国网民再度展现出巨大爱国热情和精神力量,汇聚出空前规模的爱心洪流和公益力量,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得到磨砺和升华。他们用实际行动展现着坚强和成熟,传递着爱心和希望,书写着责任和担当,80后90后似乎一夜间忽然长大。

        第十章 封杀王老吉:善用网络民意的营销传奇

        5月18日,南方凉茶王老吉生产商加多宝集团向地震灾区捐款1亿元,王老吉“一夜成名天下知”,“封杀王老吉”成为网上最热帖。不经意间,王老吉成就了善用民意的史上最牛网络营销。但随着幕后网络推手浮出水面,社会各界对爱心营销议论纷纷,誉多毁少,但也给人们留下许多启示和借鉴。

        第十一章 瓮安俯卧: 网络考验政府信息公开

        6月28日,贵州省瓮安县发生围攻政府部门的打砸烧事件。在网友的追问和官方的澄清中,事件真相逐渐明朗,“俯卧撑”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热词。从事件起因到事后传闻,再到记者追问,信息不畅通、不透明问题充分暴露。面对重大突发事件,如何快速准确发布信息、及时引导舆论,叩问着网络时代的政府信息公开。

        第十二章 奥运盛宴:我们的网络主场

        8月8日20时,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百年奥运史上,第一次通过网络媒体全方位转播奥运会,被誉为“首届Web2.0版的奥运会”。中国网络媒体群策群力,承担起向世界介绍中国的重任,中国广大网友高参与度,喊出了“2008,我们的网络主场”,使北京奥运会成为全民参与、撼动世界的盛宴。中国网络媒体实现了自我超越,完成了一次关键性突破,赋予了奥林匹克千年传统新的时代内涵。

        第十三章 网络雷词:撼倒一大片的流行语

        “做人不能太CNN”、“俯卧撑”、“打酱油”……2008年,这些刚刚出现就大规模流行的网络雷词、流行语,让我们对2008年发生的大事件记忆异常形象深刻。它们蕴涵着人们的爱憎与喜悲,表达着态度与意见。或许网络雷词稍纵即逝,但在这些词语背后透露出公众对公共事件抱着怎样的心态和意味,反映出怎样的舆论“切口”与“暗号”?值得玩味和思考。

         后记
 
        人类社会发展与科学技术进步历来紧密相连、如影随形,历史上每一次科学技术的重大进步,都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发展。互联网作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科技进步成果,引发了人类社会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深刻变化,对整个世界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有专家指出,信息革命正在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革命,它不但重新塑造着宏观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如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也重新塑造着个人的生活方式、娱乐休闲方式和消费方式。索尼公司总裁出井伸之曾作过这样一个比喻,他说,几千万年前,由于陨石撞击地球,引起气候突变,进而导致恐龙灭绝。现在互联网对世界产生的影响也正如一颗“陨石”,如果我们不能主动适应这种变化,迟早会受到灾害性的冲击。这就是说,对互联网产生的影响,怎么估计都不为过。

        在我国,互联网经过15载的快速发展,已经深深融入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之中,推动着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不断进步,对人们的思想观念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影响。据《第2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达到了2.53亿,首次大幅度超过美国,网民规模跃居世界第一位。网民学历结构正逐渐向总体居民的学历结构趋近,手机上网成为网络应用的重要发展方向,互联网发展呈现出大众化趋势,逐渐走向成熟,未来在网络社会中的影响力将更强。互联网在我国的发展,既有着与其他国家相同的地方,也有着自己的鲜明特点。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媒体传播功能突出。与报刊、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相比,互联网具有开放度高、信息量大、互动性强等特点,打破了传统媒体的时空界限,成为影响巨大、最具潜力的大众传播媒体。2008年,互联网已超过了报纸,成为仅次于电视之后,人们获取信息的第二大渠道,而在大学生、知识分子等群体中,互联网已成为获取信息的第一渠道。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网民网络新闻使用率达81.5%,高于美国(71%)和韩国(67.1%),规模达到2.06亿人。从网络传播的特点来看,目前我国有大大小小网站论坛190多万个,规模为全球第一。在这些网站论坛提供的信息服务中,除了点对点、小范围的个人信息交流外,网络杂志、博客播客、视听节目、论坛跟帖等业务都具有“广而播之”的特点,而且许多网站论坛热衷于传播时政新闻、讨论时政话题,几乎每条重要新闻后面都开设跟帖,热门新闻跟帖甚至可达几十万条。而西方国家网站新闻基本不开跟帖,网民大多是通过电子邮件一对一地表达意见。
 
        第二,民意表达功能突出。有学者指出,“中国当下的公众参与存在一种网络依赖症,没有哪个西方国家的互联网承载了这么大的显示民意的功能”。互联网的隐匿性、互动性,使许多网民找到了表达诉求、发表意见的渠道,形成了新的民间舆论场。尤其是在重大事件发生时,越来越多的人首先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发表看法,互联网已成为重要的民意表达阵地。目前,我国网络论坛访问率达38.8%,用户规模9822万人。拥有博客或个人空间的网民比例达42.3%,用户规模1.07亿。在一些引起极大社会反响的社会事件中,论坛帖文、博客文章往往充当了最初的导火线。作为民意表达的集散地,每天都有数量庞大的帖文、博文作为种子,在网上“着床”萌动。目前,我国网上民意的表达,主要聚焦于国家发展和民生问题,既有渴望期盼、意见建议,也有正当的利益诉求、合理的情绪宣泄,同时牢骚怪话、偏激情绪也更甚于现实生活。
 
        第三,沟通交往功能突出。互联网打破了现实生活中的交往障碍,降低了交往成本,很多网民从素不相识到无话不谈。我国手机用户超过6亿,每年发送8000多亿条短信息,手机上网用户7305万。我国即时通信使用率为77.2%,用户规模达到1.95亿人,远高于美国(39%)和韩国(47.8%)。腾讯即时通讯QQ注册账户超过7亿,单月活跃用户已超过1亿,同时在线用户数最高达6000万。不同兴趣和话题形成的各种各样的网友圈子,拓展了网民的社会交往。网上出现了互相联络、自我组织追星活动的“粉客”族,也有专搞出其不意、一闪即逝聚集活动的“闪客”族,以及一些自发的网上社团和大大小小的圈子,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动员方式。一些网民利用即时通讯和手机短信进行串联,发起各种群体性活动,波及全国范围,形成重大突发事件。此外,网民还创造出许多简洁形象、约定俗成的语言文字和表情符号,形成了便捷、生动的网言网语。网上交流已经成为许多网民的基本沟通联络方式。
 
        2008年,对中国人来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历经考验、记忆深刻。这一年,我国经历了一系列重大事件的考验,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接踵而来,大事要事一个接着一个。低温雨雪冰冻灾害、拉萨“3?14”事件、“5?12”汶川特大地震,以及举办北京奥运会等,引发网络舆论的激烈变化和集中爆发,在网上形成了一连串大事件。中国网民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网络爱国运动,喊出了新世纪以来的最强音,“中国加油”成为压倒一切的主流声音。广大网民迸发出强烈爱国热情和巨大精神力量,利用网络反击干扰破坏,支持北京奥运会,为中国社会和谐发展提供有力支持。在同达赖集团和西方反华势力的斗争中,网民们通过有力证据和事实,揭露“藏独”分子和反华势力的造谣诬蔑;通过网络签名、发帖写信等方式,批驳西方部分媒体对中国的不实报道和恶意攻击,向世界发出我们正义的声音,成为涉藏维稳斗争中的一支有生力量。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以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为代表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搜狐网、新浪网、腾讯网为代表的商业门户网站,就以精心的策划,创新的编辑手段,丰富的表现形式,推出各种专题,既竞争又合作,服务全球网民。网络的互动性,让奥运会的参与性上升到了一个崭新高度。在每一个成功的网络报道背后,在每一篇精彩的新闻评论背后,都能看到广大网友的智慧与热情。许多网友喊出了“2008,我们的网络主场”、“让世界感受中华热情,用网络传承奥运精神”,他们通过网络表达,描述观感,抒发心声,传递祝福与期盼。温州网特别组织了几十名到北京观看奥运会的网民,请他们以“独特眼光,把独特的东西记下、拍下,传达奥运最真实的感受”。他们以自己的观察、体验和表达,记录了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奥运会。还有许多网民们活跃在网站论坛、网络社区、博客专区、时评栏目,写奥运博客日记、发观战心得、唱奥运歌曲,为中国运动员夺金欢呼,为各国运动员拼搏精神喝彩,为奥运幕后工作者和志愿者表示敬意……在互动参与中,被誉为“新数字时代社会的公民”的网民,文明程度不断提高,从以往的愤激、聒噪、褊狭,逐渐转为平和、宽容与理性。
 
        回望2008年,不论是对网络媒体,还是对中国网民,都是一个划时代的拐点。国家领导人上论坛与网民在线交流的气魄和热情,让亿万中国网民至今仍在回味着这件“幸福网事”,出现了大量“什锦八宝饭”粉丝。互联网不仅成为国家领导人的一种“在线生活”方式,更成为了解民情、听取民声、体察民意、汇聚民智的一个重要渠道。在巨大震灾面前,中国网络媒体第一时间快速报道灾情,第一时间紧急组织救援,第一时间发起赈灾捐助,第一时间进行哀悼祈福……首次以更积极的姿态,更快速的反应,更全面的报道,跻身于主流媒体之列,完成了从非主流到主流的嬗变。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彭波在2008年新媒体高峰论坛上明确表示,对汶川地震的报道,标志着网络媒体正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媒体。今年,互联网介入了许多重大公共事件,中国网民正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着历史进程,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广大网民以更广泛、更深入、更激情的参与,成为一个富有时代精神、乐于奉献爱心的群体。在网上流淌的大爱被升华成为爱心的沸点,对遇难者的哀悼被凝聚成为悲恸的冰点……百万网站和两亿网民,共同在网络世界开辟了一个特殊的新战场,展开了一场自互联网诞生以来规模空前的网上抗震救灾大行动。党和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网络民意,并以实际行动回应网民的声音。从最初的“为遇难者降半旗”、“暂停火炬传递”到“为遇难者立碑”、“建立大地震遗址博物馆”,再到“灾后恢复重建建议”、“北川县城异地重建”等,网友的建议都受到了政府重视,不少建设性建议被采纳。
 
        回顾2008年,以“两会”建言、抗击冰雪、反对“藏独”、反击CNN、抗震救灾、支持奥运等为代表,数以千万计的中国网民对那些关系切身利益或自己关心的公共事务,包括重大突发事件、社会热点问题、政府政策措施、公众人物言行等,踊跃发表意见,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网络民意潮,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事件进程。从“两会”网民踊跃网上当“代表”,通过留言、论坛、博客等热情而理性地发表看法,到华南虎照事件、瓮安“6?28”事件,再到反对西方媒体歪曲报道、支持北京奥运会,都有网民的积极参与。从针砭时弊、舆论监督到爱国热情、民族精神的表达,网民们越来越走向成熟和理性,成为一支强大的、不可忽视的力量。在许多重大事件中,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主流声音中,不实传闻和谣言很快就被网民揭露,这些为国家和社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舆论环境。
 
        纵观2008年,互联网上也是泥沙俱下、良莠不齐,既有积极的“动力”,也有消极的“暴力”,既有“鲜花”和“赞扬”,也有“匕首”和“挟持”。通过今年几场重大事件,我们进一步看到了互联网的积极作用和巨大威力。同时,网上也出现了明星艳照大肆传播、“人肉搜索”大掀波澜、网络炫富肆无忌惮等不良现象,这些新奇、张扬、刺激的事件,离经叛道、怪异另类的现象,不断突破社会道德底线和公众心理承受能力。网上出现的“范跑跑”留真言、“铁公鸡”排行榜、赈灾“捐款门”等也考验着人们的是非观念和价值取向。嘲弄经典的低俗恶搞流行,以调侃、解构、颠覆、闹剧式的手法,宣泄情绪,表达不满。少数网络“新新人类”精神空虚、行为失范,道德意识、法律意识、社会责任意识淡化,有的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歧途。可以说,在网络世界里,为所欲为、不负责任的言行也大量存在,追求另类、解构经典、反叛主流的价值观念四处游走,享乐主义、拜金主义、宿命论等大行其道,影响了网民对社会主流思想文化、价值观念、道德规范的认同。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深层次矛盾进一步凸显,利益关系更加错综复杂,不可避免地对人们的思想活动产生深刻影响,具有交互特性的互联网正在成为各种社会思潮、各种利益诉求汇聚的平台,也是我们观察了解现实社会状况的一个重要窗口。由于公众能够在网上很方便地发表意见和看法,在网络的催化和放大作用下,很容易使一些局部问题扩大为全局性问题,使一般性问题演变成政治性问题,使个人的偏激言论扩散为非理性的社会情绪。如今,社会转型时期人们思想观念和社会心态的重大变化,在网上都有所反映。比如人们的自主意识、民主意识和参政意识的普遍增强,浮躁、失衡、焦虑、空虚、郁闷、偏激等心态都能有所表现。一些人借助网上的隐匿性,展现许多现实社会中难以实现的理想、难以表达的观点、难以宣泄的情绪和难以彰显的个性。社会生活中的不良情绪和错误主张,在网上加以放大,很容易成为社会矛盾的催化剂和倍增器。
 
        2008年底,我国网民总数预计将超过2.8亿,网络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随着公众民主意识的增强和网民自身素质的提高,网民参政议政、发表言论的热情将不断高涨。在国际形势纷繁复杂和国内热点难点问题仍然不少的情况下,可以预见,由于网络的“蝴蝶”、“涟漪”等效应,现实社会的许多公共事件和热点难点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反映到网上,这将引发更多的网络大事件,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现在,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互联网,纷纷采取各种措施谋求优势地位,扩大在网络空间的影响。可以说,谁能掌握网络这个先进传播渠道和网络空间的话语权,谁就将掌握网络世界的主导权。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认识不到位、措施不得力,就会丧失发展的机遇,犯历史性的错误。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以积极的态度、创新的精神,大力发展和传播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把互联网建设好、利用好、管理好。”这将是需要我们研究和破解的课题。
 
(责任编辑:)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微信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