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一则新闻引发网络“躲猫猫”之战
发布时间:2009-03-10 13:37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轰动一时的“躲猫猫”事件时说:“尽管是牢头狱霸致李荞明死亡,还是说明看守所管理存在问题,我们已经对责任人作了处理。”

  2月中旬,云南青年李荞明被关进晋宁县看守所后非正常死亡,警方称是玩“躲猫猫”游戏撞墙而死,引起舆论强烈质疑。在网民和社会舆论的追问下,云南有关方面经过认真调查公布了结果,李荞明是被看守所的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白恩培的话,不由让人们再次想到“网民调查团”的前前后后,也因之联想到网络在当下的力量……

  只要插上电源,坐在显示屏前,进入那个虚拟的世界,你就可以成为《征途》中不可一世的君主;在NSN上将你的工作领导买来当奴隶,派他去扫厕所;在豆瓣上占山为王,创建小组;用一个帖子发起声势浩大的网络讨论;用你的黑客技术侵入情敌的邮箱……

  网络大大降低了权力门槛。通过互联网,你获得了原来不可企及的权力。比如“网民调查团”调查“躲猫猫”事件。

  当然,也仿佛有一种冥冥不可知的力量,左右你的网络生活,并将触角延伸至现实世界。最简单的例子莫如网上淘宝。久之成瘾的“淘宝”者,被人们戏谑地称为“败家”一族……

  2月27日晚,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回复《南都周刊》记者的短信中如此写道:“今天昆明阳光灿烂,虽有一丝薄雾,但阳光依然跟往常一样,明媚地照耀着神奇美丽的云岭大地。云南的天空永远是最蔚蓝最清澈的。”

  这位39岁的北大才子,全国最年轻的省级宣传部副部长,正为前往北京担任全国两会云南代表团新闻官而做着临行前的最后准备。面对这一天刚刚公布的“躲猫猫”事件司法调查结论,他选择了谨慎而意味深长的诗化语言作为回应。

  他可能学会了与纠缠不放的媒体记者“躲猫猫”。但是一周之前,伍皓的态度还是高调的,那时候他刚刚在网上发布公告,邀请网民参加“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这位年轻有为的官员高调介入的,是一场他未必能完全掌控的网络舆论争夺战。

  一则社会新闻让“躲猫猫”走红

  这场网络舆论争夺战起源于一个网络新词的迅速流行:躲猫猫。

  而“躲猫猫”暴红于网络,却是源自云南的一则社会新闻。

  1月29日中午,24岁的云南青年李荞明偷偷上山砍树卖钱,好多请几辆迎亲的车子,在17天后迎娶青梅竹马的新娘。但他被上山巡逻的民警逮了个正着,并在当天晚上进了昆明市晋宁县看守所。10天之后,李荞明因“重度颅脑损伤”医治无效死亡。

  第二天,当地媒体《云南信息报》首先刊发这则消息,其中引述了当地警察的解释:李荞明受伤死亡“是由于其在放风时间,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中玩‘躲猫猫’游戏时,由于眼部被蒙而不慎撞到墙壁”。随即,该新闻被网易新闻、凤凰网等网站及传统媒体转载,引起了网民广泛关注,仅在网易,两周内的网友跟帖就高达上万条。

  而其走红的另一个佐证,是在百度“躲猫猫吧”里。在2月13日之前,发帖人都在讨论这个童年游戏的乐趣,而以13日15时46分发出的一条“躲猫猫撞到墙”的帖子为标志,这个吧迅速被“征用”,成为网友们谈论此事件的场所,甚至有人号召网友对此事件的涉案人进行人肉搜索。

  “躲猫猫”居然“躲”出了人命,这样远离常识的荒诞解释无法说服李荞明悲伤的亲友,也同样不能让看到新闻的亿万网民相信。“躲猫猫”被网友不约而同地赋予一种反讽的新释义,迅速在网络上普及开来。

  “你今天躲猫猫了吗”、“珍爱生命,远离躲猫猫”、“上联:俯卧撑很黄很暴力;下联:躲猫猫好傻好天真;横批:不如打酱油”……这个充满了黑色幽默的戏谑之词,与去年的“俯卧撑”、“打酱油”获得了同等的江湖地位,被网民反讽为“中国当代三大武林顶尖绝学”。在黑色幽默的言语狂欢背后,是网络舆论对这起离奇命案真相的质疑。

  伴随着网民愈演愈烈的舆论潮,一些意见领袖和传统媒体的跟进又反过来引发了更多网民加入,并将网络舆论风暴从最初的搞笑嘲讽引向对云南晋宁警方信息不透明的严肃追问。

  分散于各地但数量庞大的网友吹响了集结号,一场行动目标锁定为“躲猫猫”真相的战役已经在网络上登场。

  推波助澜,伍皓再点一把火

  相比网上的一片火热,现实中的云南官方却依然缄默。

  2月18日晚,伍皓注意到了“躲猫猫”在网络上的流行。这个在西藏、云南呆了16年的前新华社记者,曾连续报道过云南“7·19孟连暴力冲突事件”,心里比谁都清楚官方的缄默会产生什么副作用。

  新官上任三把火,作为履新不过两月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原本有自己计划好的“第一把火”。他在回答记者采访时透露,假如没有这个突发事件,他打算举办一系列的“草根新闻发布会”,在返乡农民工就业之类的问题上,让普通民众取代过去掌握话语权的政府机关领导。“让他们来发表讲话,讲他们的难处,他们的烦恼,他们的忧愁,他们的喜和乐,以此来增强媒体的公信力。”

  但“躲猫猫”的突然出现改变了他的主意,“第一把火”没有选择“草根新闻发布会”,而是选择了并不归他分管的网络。实际上,伍皓是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上网的老网民,他深知网络舆论的力量,官方回应的缺位让他觉得应当有所作为。

  2月19日,自称“雷厉风行”的伍皓忙完了全省宣传部年会,迅速着手应对“躲猫猫”舆论事件:上午开协调会说服政法等相关单位配合,下午就在云南网上邀请网民参加“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12个小时之内,《关于参与调查“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的公告》出炉,在这份公告里,伍皓以云南省委宣传部的名义,“面向社会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4名,作为调查委员会成员参与调查。”截止时间为当天晚上8:00,并公布了报名电话和QQ。

  这把“火”的热度超出了伍皓的意料。在公告成文之前,伍皓首先将这个消息公布在了自己的工作QQ群“伍皓的网络意见箱”里,希望里面的媒体记者和网站工作人员等帮忙安排各网媒转载。伍皓没想到的是,刚刚宣布消息一分钟不到,网友“新报边民”、“风之末端”就在QQ群里要求报名。

  随即,正式的公告内容也贴了出来,4分钟后,伍皓在群里说“新闻处的电话被打爆了”。几个最早在QQ群里报名的也都赶在第一时间在新闻处的电话里再次正式报名。动作稍晚的《生活新报》记者温新已经打不进电话了,他直接拨了云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龚飞的手机,才算报上了名。到截止时间,新闻处共接到510余个网友报名的电话。

  “可能按照传统来说,对待网络,对待网民,大家都觉得网民是非理性的,而且基本上是以谩骂为主,可能他也比较偏激比较片面,那么我们就不值得去大惊小怪。通常我们对网络舆论可能就是置之不理,完全一种漠视的态度。但是我觉得,这次从舆论管理来说,主要体现我们对网民、网络舆论的尊重。(通过尊重去引导?)对,用坦诚之心去换取。”伍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事实上,他对“躲猫猫”网络舆论的主动介入,也的确扭转了舆论方向。尽管也有网友质疑,支持的声音却是铺天盖地,“阳光政府”、“标本意义”的赞誉声响彻云霄。

  调查受挫,网络舆论转向

  当晚,云南省宣传部公布“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名单,委员会由4名政法界人士、3名媒体记者和8名网友组成。伍皓对云集昆明的中外媒体高调宣称:“网络舆论,要用网络的办法来解决,要真正信任网民,用非常坦诚、开放、开明的心态来对待网络舆论。”

  2月20日凌晨,被任命为调查委员会主任的“风之末端”在天涯杂谈发布帖子《求真务实,不辱网友使命——我去参与调查躲猫猫》,发誓“不负众网民和社会公众的重托”,被板块推荐置顶,一时成为热帖。而其仿效诸葛亮而作的《出师表》,也同样得到网友的热捧,舆论一边倒地对调查团查明真相寄予厚望。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2月20日一早,在全国媒体长枪短炮的包围下,8名从网络江湖回到现实世界的网友委员聚集在云南省委宣传部门口。伍皓为他们准备了前往事发地晋宁的中巴车,并声称不会对其调查过程和结果做任何控制或审查。

  然而,在调查过程中,“事件调查委员会”的网友们发现,整个调查他们只能询问官方人员、听取官方的介绍,不能会见在押嫌疑人,不能浏览监控录像,也不能查阅检方的技术报告——他们根本无法接近事件的核心部分。“调查”期间,晋宁县检察院一而再、再而三地举起“保密”的尚方宝剑,这让网友失望,也让以“为满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为标榜而大张旗鼓邀请网友参与调查的伍皓显得尴尬。

  2月21日凌晨,仅仅走马观花了一天的网民调查委员会匆匆做出调查报告,7000多字的内容基本限于流水账式的记录,称在实际操作中,无法“探寻真相”。一时间,舆论大哗,形势急转直下。网易20日至21日进行了“云南征网友调查‘躲猫猫’,你咋看”的网络投票,高达72.09%的网友认为“没多大用,做做样子”,选择“很好,尊重民意,有进步”的仅有10.3%。而在腾讯的类似投票里,4万多名参与投票的网友同样将71.46%的票投给了“官方作秀”,认同“民意所趋”的只有20.60%。

  顷刻之间,网络舆论的风向转了。

  委员会主任“风之末端”黯然将其高调发在天涯杂谈的帖子标题《求真务实,不辱网友使命——我去参与调查“躲猫猫”》修改为《我去参与调查“躲猫猫”》。这一举动被眼尖的网友挑出来嘲弄了一番,更多的跟帖则开始指责和谩骂,而在前一天,这里是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与鼓励。“网友调查团”的受挫,使得对调查委员会的关注热度甚至超过了对“躲猫猫”命案本身。

  一波三折,调查者反遭调查

  失望和愤怒之下,网友祭出了屡试不爽的“人肉搜索”法宝,将焦点对准了调查委员会里的网友代表。一场更草根的“网友调查”又开始出发。

  首当其冲的是分别担任委员会正副主任的“风之末端”和“边民”。前者真名赵立,在被网友搜索到的《昆明日报社2007年工会工作计划》中,他是昆明日报社工会的宣传委员。而后者“边民”也被网友发现,其与赵立早就是老相识,还曾在此前云南电视台的一次会议上一起作为“热心观众”露面,其真名董如彬亦遭曝光。他们的真实身份被粗暴的网友当成了“网托”的“铁证”。

  “人肉搜索”继续开动,同样有着“体制内”媒体背景的温星、“吉布”、“能石匠”也都先后被网友调查出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温星是《生活新报》的记者,“吉布”是昆明信息港的编辑,“能石匠”曾做过编辑和策划人,现在是互联网的自主创业者。这些调查委员会成员迅速从“草根英雄”沦为网友嘲讽的“御用走狗”,而伍皓组织的“网友调查”,则被网友指责为危机公关的一场“秀”。

  面对网友的强烈质疑,“边民”,这个脾气火暴的生活新报网评论总监一度在天涯杂谈与网友对骂。同时,他还以“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在腾讯、网易、新华网等博客和生活新报网、云南信息港、云南网、云南电视网、天涯云南等论坛上接连发表了六篇《躲猫猫调查,边民个人声音》,以及《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民间代表”——边民发飙》、《风之末端在“躲猫猫调查”中表现很好》等文章。并于2月24日偕同能石匠、李宁、吉布等人接受天涯在线访谈,在为“网友调查团”辩护的同时,也对“躲猫猫”事件中的疑点继续追问。

  “始作俑者”伍皓也没闲着。

  2月22日下午,即“网友调查报告”出来的次日,他和“风之末端”赵立出现在云南网的直播室,正面回应网友的质疑。伍皓对网友代表的选拔标准和选拔过程做了重点说明,公开否认了“政府找托”的猜测。他解释其承诺最先报名的人将成为委员会的正副主任,是因为担心没人愿意参加,因此计划带有“悬赏性质”。而赵立对于网友对其独立身份的质疑,依旧做出“清者自清”的姿态,表示其过往文章都可以由网友去查,并在随后媒体的采访中表示,自己与云南电视台的关系只是“聘用”,连养老和社会保险都没有,“根本就不算体制内的人,而是自由身”。

  相比之下,伍皓的做法更彻底。在线答疑结束后,他干脆向在场的媒体公开了自己策划“网友调查团”时的QQ聊天记录。这份随后发布在云南网上的记录长达41页,在充满疑惑的网民中间再次掀起轩然大波。而据伍皓向记者透露,截至2月22日结束在线访谈,他本人手机“基本就没停过”。意外繁忙的周末,伍皓接了两三百个电话,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就是解答网友的咨询与质疑。

  “躲猫猫”论战波诡云谲,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风之末端”后来选择了沉默,放弃对网络舆论权力的角逐,再没在受攻击最多的天涯出现,并婉拒了《南都周刊》记者的采访。

  水落石出,终于躲不了猫猫

  伍皓等人的沉着应对让网络舆论产生了新的变化。

  在天涯杂谈,随着“网友调查团”隐藏的信息一步步披露,原本一边倒的网友出现分裂,有人继续冷嘲热讽,而以“ieytytyy”、“我家的狗狗叫旺财”等为代表的网友则开始否定“托”的猜测,并力图将舆论的焦点转移到对司法机关的考问上。在随后的几天里,双方以每天数百条跟帖的速度展开了辩论。

  而在新浪网2月23日发起的关于“你如何看待云南邀网民调查‘躲猫猫’事件”的网络投票中,高达78.1%的网民认同“网络舆论监督可促进司法更公正”。同时,虽然对云南省官方此次举动的评价好坏参半,但“网民参与监督”这一模式却获得了网络舆论压倒性的支持。

  这种转向更为明显的是“边民”博文后的回复。从第三篇《躲猫猫调查,边民个人声音》开始,支持“边民”的声音渐渐代替质疑占据了主流,他重新得到了部分网民的理解与拥护。从2月27日开始,“边民”继续在网上发表《“躲猫猫看守所”内幕惊爆:李荞明绝不是第一个死者》、《晋宁检察院躲猫猫了?》等文章。这位在云南的网友中时常扮演着“意见领袖”角色的媒体人,宣称网民调查委员会并未解散,仍将继续在线上线下调查真相。

  3月1日中午,“边民”在博客上发布《“躲猫猫调查”,披露最新内幕》。这篇文章透露,2月23日,由“风之末端”执笔的另一份调查报告就已完成。“在暗访了看守所警察,被羁押过的嫌疑人,结合委员会晋宁看守所调查以及网友爆料之后,这份报告明确表达了委员会的分析、推理和结论并提供侦查建议供参考。”

  2月24日,是先前伍皓透露司法调查结果公布的日子。然而,据当天的《新京报》报道,云南官方证实司法调查仍在进行中,尚无结果。但焦躁的网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当晚,晋宁县政府网站遭到黑客攻击,首页被几十行“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武林三大绝学!”字样覆盖,相关新闻后的网民跟帖大多幸灾乐祸。

  也就在这一天,离开舆论焦点的网民调查委员会补充了温星线下调查获得的情况(晋宁看守所2006年发生过羁押人意外死亡事件,温星取得警方与死者家属“私了”协议书原件),将报告提交给了伍皓,借他转呈给更高职务领导关注此案和舆论态势。第二天,云南省公安厅向媒体宣布:“躲猫猫案”已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指导,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督办,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侦查。

  2月27日下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云南省公安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躲猫猫案件真相”为狱友殴打串供,彻底颠覆了晋宁警方检方共同认定的“玩瞎子摸鱼游戏意外致死”。终于出了一个符合常识的结论,但稍稍平息的网络舆论,却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继续关注”是包括“风之末端”在内的诸多网友的一致反应。

  “有了公众和网民的参与以后,司法部门再办案件就不会像以前那样拖几个月,也会更加公开、透明和公正地来执法办案。如果他们再‘躲猫猫’肯定会遭受更大的舆论压力。”伍皓说,他坚持认为组织“网友调查团”是有效果的,他唯一担心的,是网民的非理性表达会不会让刚打开的窗户被迫再关回去。

  牛思远 郑家欣 文

  原刊南都周刊,本报转刊时有改动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