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近8成受访者称身边存“职二代” 国企中最普遍
发布时间:2014-05-27 15:33

 近日,有关国企职工子女是否应包分配的问题,引发了人们的激烈讨论。在各个行业,子女接替长辈或借助长辈影响,直接入职成为“职二代”的例子不一而足。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进行的一项调查(48760人参与)显示,79.7%的受访者确认身边存在“职二代”,89.6%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了就业公平性。

  86.5%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在国企中最普遍

  调查显示,86.5%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在国企中最为普遍。其次是集体所有制企业和民营企业等。

  现居江苏苏州的钱强是一家大型央企子公司的普通员工。提起“职二代”话题,他表现出了很大的不满。“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我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单位许多人都是关系户,只要有牛气的爹妈做后台,随便安排个职位拿高薪都不成问题。”

  2010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的高松成现在是一名钻井工程师,对于石油行业存在“职二代”的现象,他毫不讳言。“我运气比较好,大学所学专业对口,又是油田委培生,应聘时没遇到什么阻力。而对于非对口专业的人就不一样了,招聘没那么公开透明。”

  高松成提到,过去油田工人主要由子女工、退伍军人、大学毕业生等构成,子女工的比例最高。这些子女工的工作能力、学历与毕业生比并没有太大差别,但他们在应聘时往往会受到特别照顾。

  “国企内子女接班现象几乎已成‘公开的秘密’。”北京汇才基石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博坦言,他曾在内蒙古一家国有煤炭企业工作过14年,当时他们企业有3万员工,“职二代”占了一定的比例。“职二代”的直系亲属在企业里大多有一官半职,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能力出众,往往三五年内就可以得到晋升。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汪小勤认为,国企子弟包分配曾经一度出现在计划经济时期,现在若依然延续此现象,显然与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原则相违背。它会使国企带有某种封建“世袭”色彩,必然进一步牺牲国企效率,使国企公信力受到质疑。

  社会学者指出,东亚社会子承父业现象具有历史传统

  “职二代”在受访者眼中是什么形象?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对“职二代”的印象偏负面。77.9%的受访者眼中“职二代”多数能力较差,依靠父辈。

  珠海渔业机电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康晓敏,1995年从军队转业后到企业工作,现在的公司是由老职工出资买下原亏损的国企组建的股份合作制企业。他直言,自己认识的“职二代”中全面超过父辈的基本没有,但也有些年轻人在电子商务方面、高新技术方面比父辈更具远见。

  高松成觉得国企“职二代”身上背负了人们的许多误解。在他眼中,“职二代”们对油田企业的忠诚度要比像他一样外聘上岗的人更高。“比如我,当初就是受不了艰苦环境从胜利油田辞职,和我同一批毕业的还有好多干了一个月就另觅出路,不少临时工甚至上班不足1周就着急走人。但那些子女工们辞工率就很低,我所了解的人基本没有,他们对企业的感情更深,会一直扎根在那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张翼,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东亚社会子承父业现象具有历史传统,在我国近三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前二十年里,这一现象已得到大幅度改善,社会结构性的变迁使得社会底层向上层流动的机会显著提升。但总体而言,社会阶层的固化问题仍旧存在。

  89.6%受访者担心“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就业公平性

  调查中,50.2%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有条件自己愿意成为职二代,但也有49.8%的受访者表示不愿意。

  高松成回忆,油田有句话叫“献完青春献子孙”,同事中也不乏被迫子承父业的例子。“我曾认识一个副司钻,在外地发展的很好,迫于家庭要求进入石油系统,常听他抱怨自己的人生被剥夺了自由择业的权利。”

  就读于西安欧亚学院的张怡家境殷实,父亲在安徽经营了一家建筑承包企业。从小父亲有意识地培养他对家族产业的初步认识,他对建筑领域有了多于同龄人的熟悉与了解,上大学时他还报了工程管理专业。

  但张怡对于毕业后接班显得十分排斥。“虽然成为‘职二代’能让我免受毕业竞争应聘之苦,但这和我的职业规划相去甚远,我也非常不愿意别人把我看成一个纨绔子弟。”

  调查显示,89.6%的受访者担心“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就业公平性,79.0%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会给现代企业管理带来消极作用。

  在高松成看来,本着社会公平的原则,企业还是应少吸收“职二代”,打开市场才有利于人才的引入。康晓敏则认为企业多用“职二代”无可厚非,但在管理上要一视同仁,不能让他们享有太多特权。

  汪小勤指出,为了减轻“职二代”现象给企业乃至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国企的领导者应面向市场进行人才引入,始终明确管理才能、经营头脑才是企业人才招聘的最重要衡量标准。

  张翼指出,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对社会阶层的形成产生了更加深刻的影响,接受良好教育的孩子与教育机会匮乏的孩子,未来所属阶层差异加大,这对社会阶层的代际流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就业机会、教育机会的拓展,能够帮助更多身处社会底层的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均衡教育资源分布、改变‘拼爹’的招聘方式都能减轻‘职二代’现象对社会带来的消极影响。”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