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涉性侵教授沈阳否认有师德问题 举报人:他还在撒
发布时间:2018-04-08 11:04

我觉得他(沈阳)是在继续的撒谎。”美国东部时间4月7日,北京时间4月8日,“沈阳事件”举报人之一的王敖接受封面新闻专访时作出上述表示。此前,沈阳向媒体回应时曾质疑——“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

2018年的清明节,北大多名校友实名举报北大原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自杀的公开信引爆网络。被举报人沈阳工作过的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及上海师范大学陆续作出回应。其中南京大学更建议沈阳辞去该校文学院教职,并明确表示,沈阳不符合南京大学文学院全体同仁教书育人工作的要求。

涉性侵教授沈阳否认有师德问题 举报人:他还在撒谎▲大学时代的高岩。 资料图片

高岩事件公开信作者之一的王敖,目前在美国卫斯理安大学任教。他在信中表示,自己是高岩在北京大学中文系95级的同班同学。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王敖还曾实名举报一名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任教的华裔教师徐钢的性侵行为,受到广泛关注。

王敖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是受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生事件的启发,才决定实名举报自己所了解到的性侵事件。他表示,希望学校和有关机构能够公事公办。如果有必要,自己将为有关部门的后续调查提供协助。

涉性侵教授沈阳否认有师德问题 举报人:他还在撒谎沈阳在南大文学院的办公室,大门紧闭。图片拍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甜

封面新闻:目前北大、南大、上海师大都已经给出回应,您对学校的回应满意吗?

王敖:比较果断。我觉得南大、北大校方的(回应)都很好,南大文学院的回应尤其的好。

封面新闻:沈阳在采访中回应,“我想发出一个弱弱地呼喊:三个大学都拿师德说事,请问这种定性靠什么: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难道仅仅靠舆论左右?仅仅凭某个人采访中的问答?这太可悲了吧!”您怎么看沈阳的表态?

王敖:师德这个东西并不是我们发明出来的,从传统意义上就要讲师德。老师是传道授业解惑,你不能向学生身上“伸手”,在古代这是不允许的。你不能是一个老师,去一个人家里,然后又发生了关系,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对于违反师德的老师,要进行“零容忍”。

如果说要有什么根据的话,北大当年对他(沈阳)有行政处分,这个东西就是根据。沈阳说,高岩(自杀)跟他无关,而我们这么多人说跟他有关,包括费振刚教授 ,我们的系主任,王宇根老师,我们的班主任,都说跟他有关,而他撇的一干二净,那你解释解释这差别到底是在哪儿呢?所以我觉得他(沈阳)是在继续的撒谎。

封面新闻:下一步,您希望学校和相关机构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王敖:四个字:公事公办。我自己是一个个体,还有李悠悠,我们共同的身份是高岩当年的同学和朋友,我们要纪念她,这是我们能做的,而具体要以什么行政的方式,甚至法律的方式来惩罚他,这不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北大、南大、上师大,还有教育部,他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也不想干扰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可以提供协助。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的建议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就是希望能公事公办。

封面新闻:今年3月,您还实名举报过另一宗性侵事件,请问为什么您对此类事件保持如此高的关注?是否受到当年高岩事件的影响?

王敖:我是受罗茜茜女士的启发。因为我是个男生,从来没有受到过性侵。一般(性侵的)受害者都是女生,都是女生自己站出来。

沈阳这种事,就是没有“me too(我也是)运动”,我们也应该要个说法,对不对?所以,有些人给(我们)扣帽子,说你们扩大化,“猎巫”什么的,(我认为)并没有,我们就是就事论事,(就是想)沈阳你给解释解释到底怎么回事?你写的东西,怎么跟我们记得的不一样,给我们解释一下,就够了。他愿意解释就解释,他说我们造谣,可以告我们,但我们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如果不说出来,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就事论事即可。

封面新闻:就您的了解,在国内,有学生如果受到性侵,有哪些申诉渠道?这些渠道是否畅通?国外的经验如何?

王敖:北大现在我不知道。在美国(这些渠道)是畅通的。

我大学的时候 ,没有听说过有一个这样的渠道,比如说老师告诉你,如果被性侵了,要怎么办?当年,因为女孩子如果遇到这样的事,她会害怕。如果一个女孩子被性骚扰了,她去找系领导了,系领导也不会告诉大家,这个女孩子也不会广而告之。当年有没有类似的事件,我不知道。

封面新闻:有举报人在采访中提到,还联系到沈阳性侵的其他受害者,请问是否属实?下一步,你们还会采取哪些行动?

 

王敖:现在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有一些信息需要核实。因为这个事情才发生两天多,有一些受害者可能是近几年,甚至是近十年,完全在一个紧张、压抑的状态下,让她们立刻就站出来,甚至是实名就站出来,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而且她们顾虑是很大的,如果过分说这件事的话。

沈阳很可能跟徐钢一样,会把自己的学生拉群,都互相看着,别乱讲。这其实是对这些权力压迫下的人的一种继续胁迫。在这种情况下,尽量不要让受害人感到随时可能会被媒体曝光,这样她们会感到非常的害怕。因为她们的成绩、学历、履历都跟沈阳有关。(而且她们)觉得这么多年,这个事情是没法解决的,可能从来都没有讲过。如果一下子揭出来,对她们可能影响太大。

(责任编辑:editor)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微信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