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高速公路收费排队引发的“七死一伤”,律师呼
发布时间:2018-07-20 17:22

【撰文/林红 统筹/陈威】近日,大白新闻获悉,山东省“12.17”较大交通事故侵权案二审宣判,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酌情增加了上诉人的精神损害赔偿金。

2016年12月17日,京沪高速公路临沂南收费站因车辆排队缴费发生的“京沪高速高新区段‘12.17’较大道路交通事故”,造成7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420万元的严重后果和重大财产损失,致使三个家庭家破人亡。

对此,本案原告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认为,如果案发时相关主管部门及时放行排队车辆或采取有效措施,该案惨剧不会发生,或者至少能够最大程度降低人员伤亡。

高速公路收费排队引发的“四车连环追尾”

据了解,2016年12月17日1时7分许,许某某驾驶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沿京沪高速公路上海方向行驶,与前方顺行遇到排队拥堵减速行驶的小型普通客车发生追尾碰撞,普通客车被撞后又与前方顺行减速行驶的重型仓栅式货车追尾碰撞,货车被撞失控后又与前方顺行减速行驶的重型式半挂牵引车追尾碰撞,造成七人死亡、一人重伤,较大道路交通事故。

根据临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新技术产业开放区大队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显示,事故主要原因是由于事故发生时,除事故肇事者许某某驾驶的车辆是正在行驶中,另外三辆车都是因高速公路路口收费造成拥堵,排队至主干道上而减速行使,事故认定书中显示这三辆车辆中的人在事故中无任何违法行为。

大白新闻从事故认定书中了解到,事故中被追尾的小型客车中的三名死者是一位年轻父亲,和7岁的女儿、4岁的儿子。此案二审的原告公某就是这双儿女的母亲,她的三位至亲不幸在这场车祸中离世。

随后,公某及其他遇难者家属状告肇事者及相关责任人。

原告不服事故责任认定以及1万元精神抚慰金

2017年7月24日,山东省临沂市高兴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死者所乘坐的三辆车都存在未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的行为,因此被撞车辆司机各承担5%的责任、同时对公某、王某(公某婆婆)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以及丧葬费等请求予以支持,对公某、王某提出的三位至亲,每位1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请求,法院判决每位死者1万元。

对此,公某以被撞车辆的不存在责任以及精神抚慰金过低为由,提起上诉。该案一审的其他原告没有上诉。

此案,公某的代理律师,范辰律师认为,酿成车祸惨剧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涉案地临沂南收费站压车严重。法院认定死者本身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2017年3月12日,二审在山东省临沂市中院开庭审理。

大白新闻注意到,该案正式开庭之前,合议庭并未到庭,而是由一名法官主持开展法庭调查,原告代理律师范辰律师当即提出质疑,法院发出的开庭传票写明了传唤理由是开庭,但一名法官开庭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经此法官去沟通后,进来三位法官组成合议庭正式开庭。

本案的主要争议之一是此次被撞车辆事故是否承担一定责任的问题。

原告指出,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显示,被告许某某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撞车辆不承担责任。

范辰律师认为造成此次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涉案地临沂南收费站压车严重,而被撞车辆不应该担责。承担此次事故责任的应当包括行政机关,在高速公路收费排队至主干道时,尚有两个收费口未开启,相关行政机关既没有开启全部收费口、也没有采取复式收费,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对此,被告的主张依据主要是《山东省高速公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高速公路发生交通堵塞时,受阻机动车应当依次在行车道内等候,并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不得驶入应急车道或者路肩。”但三辆车辆在此次事故发生时都没有开启闪光灯。

庭审中,原告律师当庭提交了新证据,关于各省市近三年高速公路安全情况以及预警管理方面的信息。

原告律师认为,根据政府信息做出的调研报告可以充分说明,如果案发时相关主管部门及时放行排队车辆或采取有效措施,该案惨剧不会发生,或者至少能够最大程度降低人员伤亡。

最终,二审判决书维持一审判决的认定,事故中被撞车辆的三名司机各自承担5%的责任,并且被告应当承担每位死者神抚慰金增至3万元。

“山东省高速公路免费放行于法无据”在本案民事二审上诉期,该案的原告公某在2017年10月另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兰陵县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兰陵县交通局)、临沂市公安局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支队(以下简称临沂高速交警支队)承担国家赔偿。该案于2017年12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

大白新闻注意到,本案的争议点主要围绕行政机关的失职是否构成行政不作为展开辩论。

庭审开始之初,本案原告代理律师范辰律师提出被告兰陵县交通局提交的证据已过举证期限,法院因此排除了兰陵县交通局的证据。

就行政机关失职这一争议点,被告临沂高速交警支队提出,“高速公路免费放行,山东省于法无据”。

原告代理律师范辰提出,“山东省没有规定,并不意味着行政机关就无所作为,就算没有规定,也可以采取措施,比如复式收费等方式,这些措施都没有采取,据了解,当时还有收费口没有开放。并不是只有一种行为,也可以采取别的行为。”

全国大部分省市未出台相应措施

本案中,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向各省相关主管部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各省区域内高速公路发生的交通事故数量、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情况,以及各省区域内高速公路因收费站排队交费发生的交通事故数量、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情况。

根据范辰律师目前收到的回复,全国31省均不同程度地制定了有关预防高速公路交通事故、提升高速公路通行效率的措施,但上述相应主管部门均未对高速公路排队交费发生交通事故的预防制定文件、进行明确规定。大部分省市的上述相应主管部门未对高速公路排队交费发生交通事故数据进行汇总统计分析。范辰律师表示,目前关于高速公路管理及交通安全的全国性法律法规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等,均未对高速公路收费站排队交费发生交通事故的预防措施有明确规定。

根据网上公开的各省市关于管速公路管理的法规、规章,目前全国31省、直辖市中,仅上海、江苏、浙江、广东、江西明确规定,当高速公路排队交费发生拥堵或排队车辆超过一定数量时,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单位应当对车辆免费放行。其余省市均未对此作出明确规定,或规定内容较为模糊。

(责任编辑:editor)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