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舆情应对 >
微博“粉丝”:虚拟公共领域的舆论新军
发布时间:2012-11-12 18:09

       微博“粉丝”已经成为网络这一虚拟公共领域里一支数量非常庞大的舆论新军。新浪微博与腾讯微博目前是我国用户人数最多的微博媒介。在新浪微博的首页,会显示最受关注的10位用户及其“粉丝”人数,而在腾讯微博的首页,会显示最受关注的5位用户及其“听众”(也就是“粉丝”)人数。截至2012年7月,新浪微博最具人气的十名用户及其“粉丝”数量分别为:姚晨23,335,505人;小S 22,548,403人;谢娜20,565,392人;王力宏20,507,036人;赵薇19,875,871人;何炅19,790,428人;杨幂19,674,815人;蔡康永18,505,141人;陈坤17,519,925人;李冰冰17,188,905人。腾讯微博最具人气的5位用户及其“粉丝”数量分别为:何炅28,234,398人;莫文蔚25,608,222人;刘翔25,164,745人;谢娜25,026,205人;舒淇24,489,686人。
       微博“粉丝”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受众,他们既是微博信息的接收者,又是信息的传播者,正如美国传播学者保罗?利文森所说,新媒体(的使用者)在很大程度上像接收信息一样制造着信息。[1]如今,微博“粉丝”已经在微博世界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已经成为虚拟公共领域的舆论新军。这里笔者仅对微博“粉丝”的分类、特点以及微博“粉丝”呈现出的问题及其对策进行分析与讨论。
       微博技术的发展带来微博“粉丝”的兴起传统媒体时代,信息传播的过程缺乏有效的互动性,网络媒介的出现,使得受众与媒介之间的互动成为可能。而笔者认为,微博之前的网络媒介还是存在“门槛”较高、大众传播范围穿透力不足的问题,例如博客的写作需要用户具有一定的写作能力,而QQ和网络论坛上的信息传播往往仅限于相互认识或是拥有相同爱好的用户之间。微博的出现则打破了这些障碍,因此,微博“粉丝”的大量涌现成为可能。
       媒介技术进步使微博成为用户的“新宠”。2009年8月,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网推出“新浪微博”内测版,成为门户网站中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站,微博正式进入中文上网主流人群视野。
微博之所以可以在短时间内受到用户的热捧,原因在于微博工具相对于之前的网络媒介拥有很多便捷之处。首先,微博的注册很方便,只需要一个有效的电子邮箱,就可以实现微博的注册,成为微博队伍中的一员。其次,微博的信息发布与接收也很方便,笔者将之概括为“四随”,即随写、随拍、随转、随发。再次,微博的信息传播与接收方式较为多样化。微博用户不仅可以使用传统的书写方式进行信息输入,还可以采用转发的方式进行最为简便的信息发布(不用自己进行信息书写)。最后,微博信息传播具有精准的指向性,只要@对方的微博名称,就可以直接使对方看到所发送信息。正是媒介技术的进步、网络技术的发展才使得微博这种新兴媒介能够兴盛起来,进而微博“粉丝”群体的出现与壮大才有了可能。现在,除了个人用户,还有很多知名企业、机构组织甚至政府机关的相关部门都成为微博队伍中的一员。
       微博“粉丝”是传统“粉丝”的传承与升级。“粉丝”这一概念来自英语单词“fans”的音译。《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第4版)中对于fans一词的解释为:someone who likes a particular sport or performing art very much,or who admires a famous person(某一体育运动、表演艺术或名人的狂热崇拜者……迷)[2]729。既然有“迷”,那么与其相对应,就自然会有“偶像”。“偶像”在英语中是“idol”:someone or something that you love or admire very much(你非常喜爱或崇拜的人或事物)。[2]129可以看出,传统意义上的“偶像”与“粉丝”之间必然拥有一种崇拜与被崇拜、迷恋与被迷恋的关系。
笔者认为,“粉丝”这个概念对于公众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在现实生活中,普通人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粉丝,更多的情况下是别人的“粉丝”。但是,在微博世界中,任何一个普通用户都会有“粉丝”,甚至有大量的“粉丝”。这就给了很多普通用户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一名微博用户发布的微博信息会被自己的“粉丝”直接看到,也会收到来自“粉丝”的回复与评论,还有可能被“粉丝”所转发,这都给了普通用户一种“明星”的体验。另外,对于那些现实生活中的公众人物而言,他们则需要将自己的知名度以及受关注度继续在微博世界中延展。对于不少明星来说,受关注度就意味着知名度,而知名度就意味着商业价值。
       微博“粉丝”的特征分析
       微博“粉丝”具有非专一性。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崇拜或迷恋的对象往往数量不多,但是在微博中,用户常常会成为很多人的“粉丝”。在现实世界中,当A与B两位公众人物之间出现竞争、不和或是对立关系时,A的“粉丝”群体与B的“粉丝”群体的态度、选择往往是泾渭分明的。而在微博世界中,A、B的“粉丝”群体成员则很有可能出于某些原因,同时成为对方偶像的“粉丝”。也就是说,微博“粉丝”具有非专一性。
微博“粉丝”具有非崇拜性。如前文所述,既然粉丝是“迷”的意思,那么一般而言必然带有对对方的崇拜。但是微博“粉丝”在这一点上恰恰与众不同。在微博上,一位用户成为另一位用户的“粉丝”,或许是出于对对方的崇拜,但也有可能并非如此。登录微博之后,显示出的页面几乎全部都是你所关注的用户发布的微博信息,因此,如果你想知道某一个人发布的信息,就要首先成为他的“粉丝”,这是由微博自身的特性所决定的。笔者认为,要想知道一个人发布的信息、状态,与对一个人表示崇拜、迷恋之间,还是存在很大区别的。而这两种情况在微博中却天然地合二为一了,即不论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你都必须成为对方的“粉丝”。概言之,微博“粉丝”的关注行为并不一定出于崇拜心理,有时仅仅出于好奇而已。
       微博“粉丝”对关注对象也具有攻击性。在微博上,不少用户都收到过来自自己“粉丝”的攻击。心理学家把攻击性定义为想要给他人造成伤害的行为。[3]微博“粉丝”呈现出的攻击性,最为特殊的一点就是,其攻击范围有时包括“关注”对象。
       笔者认为,这是微博“粉丝”与普通“粉丝”之间较为明显的区别,也就是微博“粉丝”可能带有攻击性。一般而言,“粉丝”是不会对自己的偶像提出指责、攻击的。既然“粉丝”带有“迷恋”的含义,那么他们就不但不会批评偶像的缺点,甚至会对偶像的不足、过失视而不见、加以袒护。但是,微博“粉丝”表现出来的有时就不是单纯的迷恋,有的用户恰恰是为了对一些人进行攻击才对其“关注”,以便在第一时间了解其言行,进而做出快速的指责。这一类微博“粉丝”,可以说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不但不极力支持,反而会反复攻击,以至于只要是这个用户发表了微博信息,就会遭受到攻击。在今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刘翔因为受伤再次无法完成110米栏比赛。在不到1小时的时间里,刘翔的微博上就充斥着大量来自微博“粉丝”的恶毒谩骂与攻击。这样的情形,在传统的粉丝与偶像之间是无法想象的。
       从盲目崇拜到盲目攻击,笔者认为,微博“粉丝”群体使我们对于粉丝的理解多了一层含义。换言之,从微博“粉丝”开始,某个“粉丝”群体内部不再是铁板一块的同一阵营,而开始出现了相互对立的分化。
微博“粉丝”的关注类别及其传播意义
       公众人物之间的关注。不少现实世界中的公众人物都在微博上与其他明星进行了相互关注,也就是说互相成为对方的“粉丝”。笔者认为,公众人物之间这种相互的“粉丝”关系一方面是出于彼此之间确实不错的私交,但另一方面也有着相互捧场、互抬身价的作用。如前文所述,不少明星开通微博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新型媒介平台吸引更多的眼球。在如今眼球经济、注意力经济时代,吸引到注意力就意味着商业上的经济利益。当A与B两位公众人物互相成为对方的“粉丝”,互相给对方留言、转发的时候,就很有可能得到对方其他“粉丝”的注意,进而得到这些“粉丝”的关注。如此一来,A、B两人就可能因为“互相关注”这一行为,使自己的“粉丝”数量翻番。姚晨自2009年入驻新浪微博后,始终处在人气第一的位置,因此被人称作“微博女王”。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姚晨共发布5984条微博,而粉丝对其微博评论与转发大多都超过了500条,但是在微博上几乎没有姚晨本人直接回复粉丝的痕迹,而她主动转发的内容也均来自明星微博或知名人士,例如宁浩、宁财神、郭敬明等。
此外,公众人物之间的相互关注、互为粉丝的做法,还与其在现实世界中公众人物的身份与微博世界中的“特殊待遇”有关。一则为了保证公众人物的身份不被人盗用,二则为了使自己的微博可以吸引更多用户,无论是新浪微博还是腾讯微博,都对明星用户进行了身份认证,这种认证的表现就是在其姓名的右侧加上一个代表VIP的“V”字标识。正是这样一个标识,使得微博空间中形成了阶层的划分。从实际情况来看,拥有“V”的用户通常都具有较多的“粉丝”,而在新浪微博以及腾讯微博中,那些人气排名靠前的用户也几乎都是“V”字认证用户。这些人在微博上随意发布一条信息,就可以获得动辄上千甚至过万的回复与转发,他们俨然成为微博空间中的“特权”阶级。这些“特权”阶级的VIP用户相互之间关注、联系,却只允许那些普通用户与自己建立“单行道”式的联系。互联网编织的虚拟空间曾经一度给人以公平的美好想象,人们认为网络世界的匿名性、便捷性等特征可以使得网民之间形成较为平等的对话关系,但是微博媒介的VIP认证却使得微博这样一种原本给人以最美好想象的媒介天然地带有了等级分层,而且这种等级分层制度源自现实世界,使那些普通用户即便是在虚拟世界中也难以“翻身”。
    公众人物与普通用户之间的关注。在传统媒体时代,人们想要了解偶像、明星或是其他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只能寄希望于大众媒体的新闻报道。但是到了微博时代,一些明星开设微博,自己发布状态,自行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这样一来,曾经“遥不可及”的明星们仿佛来到了人们的身边,只要登录微博就可以了解“一手”的信息。不仅如此,人们还可以在微博上与明星们互动。尽管这种交流往往是一种“有留言无回复”的“单向互动”,但是与明星之间的这种近距离接触足已使人们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满足。韩寒在新浪注册了微博,得到了VIP认证,至2012年3月,并没有发表过微博信息(韩寒曾在注册时发表了一个“喂”字,但之后删除),而“粉丝”数量已经达到909,804人。没有任何信息内容,只有一个微博账户,就可以吸引如此多的用户关注,由韩寒的例子可见明星效应在微博中的体现之显著。由此可见,许多粉丝(普通微博用户)以为自己借助新媒体在名人中有了一席之地并可以与之交流,拥有了话语权,实质上不过是一种虚拟的“伪社会互动关系”罢了。

     笔者认为,普通用户对于明星的微博关注虽然有上文提及的故意攻击等原因,但最为重要的原因还是人们对明星的崇拜。可以说,普通用户成为明星的“粉丝”是微博中最为符合“粉丝”传统意义的一类。

相反,明星对于普通用户关注、成为普通用户的“粉丝”则是一种较为罕见的情况。经过笔者的观察,微博发展过程中也出现过明星对普通用户进行关注的情况。微博上明星成为普通用户“粉丝”的情况往往缘于某一特殊事件的发生,是其跟踪探测新闻的需求所导致的。
普通用户之间的关注。笔者认为,普通用户之间的互相关注分为以下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互为“粉丝”的用户之间在现实生活中原本就认识,于是在微博上选择相互关注,可以看作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延续。对于一些人来说,微博已经成为一种公开性的私人日志,人们在微博上发布信息表明自己的状态、心情以及工作、学习计划等。现实世界中的亲朋好友由于工作压力大或是生活节奏快等原因往往很少联系,现代人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孤独的状态。笔者在这里提出的“孤独”并不单单是一个普通的形容词,而是一种消极状态的心理学表述。现代人选择微博作为互相沟通、消除孤独的一种方式。在微博上问一声好,成为不少都市人的问候选择。笔者认为,这种情况是现实世界人际关系向虚拟世界人际关系的延伸。
第二种情况是因为双方有着共同的爱好而结识。例如,A在微博上是某一明星的“粉丝”,而A发现B也是这个明星的“粉丝”,并且经常发表留言,于是互相之间由于共同喜爱这位明星而选择互为“粉丝”。在现代社会中,人们越来越感到自己很孤独,很多现代人在心理上都有“异乡人”的感受。于是,人们就会努力寻找一种“身份”或是一种被“认同”,也就是英语世界相关研究者所谓的“identity”。加入到对某一偶像的“粉丝”队伍之中,寻找到与自己有共同喜好的群体,对于部分缺乏心理安全感的现代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被接受、被认同,并且使自己在虚拟世界中拥有了一个身份、一个标签。这种情况的相互关注基于共同的爱好,那么两者有可能因此成为真正的朋友。笔者认为这种情况是虚拟世界人际关系向现实世界的延伸。
第三种情况是两个用户随机成为对方的“粉丝”。笔者观察发现,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微博新用户之间。比如A是微博的新用户,在微博上还摸不着头脑,于是会选择对一些用户进行随机关注,而受到随机关注的B恰好也是一位新用户,于是对于A的关注行为欣然接受并予以回应。这种随机性的互为粉丝行为由于带有极强的随机性,所以其关系不稳定,很可能在“关注”一段时间之后便失去了对对方的兴趣,甚至取消关注。
微博“粉丝”的负面影响及应对策略
微博“粉丝”同时也对微博、网络甚至现实世界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对于这些负面影响,微博用户以及微博平台服务机构等各方面都必须采取积极的应对策略。
根除微博“粉丝”买卖现象,需要用户的自觉抵制。截至2012年8月,笔者在新浪微博中输入“买粉丝”进行搜索,找到307,017条结果。如前文所述,一方面,“粉丝”的称呼使得普通用户有了心理上的满足感;另一方面,“粉丝”还有可能转化成为商业价值、经济利益。正因为存在这种物质或非物质利益的驱动,不少用户选择花钱买“粉丝”。微博“粉丝”的身份原本是出于自愿,尤其是出于一种真实的好感,但是买“粉丝”的行为却使得这种行为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交易。笔者认为,微博作为一种新兴的媒介工具,不但担负着信息传播的功能,同时还起着舆论和思想引导的作用。不论是出于对经济利益的追逐,还是为了虚荣心得到满足,采取使用金钱换取“粉丝”的做法都有可能对微博以及网络空间环境造成污染。
正是因为有了购买“粉丝”的需求,现在微博上时常会出现一些贩卖粉丝的用户,他们宣称只要收到一定数额的金钱,就可以使你的“粉丝”数量一夜之间增加成百上千。这样一来,不仅使得“粉丝”的数量成为一种无聊的攀比,更有可能使微博空间出现一种新型的欺诈行为。假设有不法分子利用一些用户追逐虚荣、希望“粉丝”增多的心理,就很有可能使受害者造成经济上的损失。
维护网络空间的良好秩序和健康积极的虚拟环境是每一个网络用户应尽的义务,如果微博用户可以自觉抵制这种买卖“粉丝”的做法,那么一方面可在网络环境净化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另一方面又可以使得索取金钱的微博欺诈行为自行消亡。
微博平台服务机构应反思微博的等级分层问题,并采取相应措施予以消解。微博给出官方认证的VIP用户基本都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公众人物,或者是某领域的专家学者、或者是某公司的高级管理者,大部分则是娱乐圈里的明星。根据前文的分析可以看到,VIP的微博认证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对于该用户知名度的认可,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得到。然而笔者观察发现,微博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VIP用户”。这些“VIP用户”的“V”字认证表示不是微博官方给出的,而是用户在注册时自己打上去的。正式的“V”字认证表示呈橙色(个人身份认证)或是蓝色(机构、组织身份认证),字体略粗于微博用户名称。而那些自行添加的“V”字,不论在颜色上还是字体上都和一般的微博用户名称一模一样,几乎一眼就可以识别。面对这种仿冒的VIP标记刚刚出现的时候,不少用户表现出不屑一顾的嘲笑。但笔者认为,在贻笑大方之余,还应该认真思考这背后的原因。既然仿造的“V”字会被一眼识破,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进行这种低级的仿冒?其主要动机多半是那些用户对微博特权的向往。在微博上拥有VIP认证,被不少人视为身份的象征,于是部分没有“V”字认证的普通用户便希望通过做些手脚的方式使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给自己贴上“名牌标签”。
给自己加上一个“V”字,表面上看是用户的虚荣心在作祟,但也透露出微博等级分层制度使人们产生了不满。不论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如果微博给用户人为地划分出了三六九等,那么便会给互联网的平等精神带来一种极大的破坏,使得微博上的“平等交流”只是一种伪社会交往。[4]
对于这种幼稚的做法,微博用户有必要从自身寻找原因,从而消除这种对于纯粹虚荣心的追求。但同时微博平台管理机构也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应采取相应的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