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舆情应对 >
舆情札记:反腐刷油桶 打虎上国资
发布时间:2013-09-07 22:23
 这个秋天,对于舆论各界的政治敏感和政治智慧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

    国资委主任蒋洁敏违纪被查,一次过接档薄熙来庭审和薛蛮子嫖娼两出大戏。这就要求,此事除了人物本身的身份必须得有足够的分量以外,还得有人物和事件背后盘根错节的利益较量和跌宕的剧情演进。履新未足半年的国资委主任,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中央委员,原中石油董事长,这些头衔,已然足以让蒋洁敏被查震动朝野;而蒋个人在石油系统数十年的升迁史和半年前一度“神秘失踪”的传言,加上最近席卷国有大型企业并接连拉下中石油四大高管的反腐风暴,剧情的起伏和展开还能再跌宕再壮阔些吗?

    不同的是,此事不如庭审剧那般具备缠夹不清的人物关系和紧张刺激的情感冲突,也不如嫖娼案那般具备强广大的“群众基础”,更重要的是,此事不需要议论者在意识形态上站队,因而也没有政治上犯错的可能。事实亦是,只要真正涉及反腐,公共舆论都不会有太多的异议,更何况这一次,还是纪检部门的主动出击,不是微博曝光,也不是实名举报。

    “老虎和苍蝇一起打”,“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应该说,上面对反腐现实确有清醒的研判,亦有坚定的决心,这是人所共知。2012年下半年以来,从李春城,到刘铁男,到倪发科,再到郭永祥,“打虎”、“打大老虎”的节奏一拍快过一拍,而入秋以来,反腐风暴席卷中移动和中石油这等大型央国企,觉悟再差的人,也应当从中读懂些什么了。

    反腐刷油桶打虎上国资

    “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91日上午11时整,新华网发布这么一条消息,这是后续诸多媒体报道的主要信息来源。事实上,微博上的消息要早两分钟,1058分,@央视新闻官方微博便连文带图地发布了一条“央视快讯”,内容与新华网并无二至,同样来自中央纪委。

    @央视新闻的这一条快讯,也是接下来的两天内,关于蒋洁敏被查的两条热门微博之一。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截至92日下午17时,这条转发数为7747,与庭审剧中@济南中院动辄转发上万的“剧情播报”,与嫖娼案中密集冲击热门榜的“洗地”与“反洗地”微博,不在一个量级上。只是,此事却是唯一一件分量足以冲淡近来“不可避免地走向低俗”(@新周刊语)的舆论氛围的大事件。在此之前广受鄙夷的官方媒体(尤其是央视,甚至被同一阵营的新华社冷眼),也终于能够在关于此事的报道和评论中重新拿稳腔调,至少,能一驳“一个的堂堂国家国资委主任,还不如一个嫖客”的辛辣讽刺。

    只不过,虽然在信息源上,新华社和央视能够以其先天优势第一时间牢牢把控,但因载体限制,这些官方媒体还是不得不把接下来的一阵拱手于微博与网络媒体。在@央视新闻的微博和新华网的消息出来之后,各大小媒体账号,包括官媒账号如@人民日报、@人民网 等,包括各都市类媒体的官微如@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包括各财经类媒体官微如@证券时报网、@财经网,均以相似的形式重新编发了这一消息,更不用说@新浪财经、@头条新闻这些主场作战的新浪门户账号。

    在浩浩荡荡的媒体军团中,财新网可以算是快而全祭出了原创内容。在引述新华网的报道之后,便以“高层人士”的口吻,指此前王永春及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等人的集中落马,都“是被蒋洁敏的离任审计所牵发”,而针对蒋的离任审计,“延长了10年”。紧接着,财新网开始历数《蒋洁敏的央企人生》以及《石油系统落马高管盘点》。应该说,财新网的这几篇文章,在表现形式上,并不比几个门户网站在差不多时间推出的专题更出彩,却爆出了不少门户网站无法企及的新信息,如“蒋洁敏是昨日(831日)晚间被带走的”,“案发此前已有端倪”等。

    由于无法在最初信源上与新华社和央视叫阵,其余媒体们只能各自疯狂挖掘新的信息点,门户网站一时也无法像财新网那样援引“高层人士”的话,于是蒋洁敏的简历、一度失踪的传言,尽被翻起;甚至国资委网站不及做出应有的反应(删除或调整关于蒋洁敏的信息),也成为了微博争相传播的热点。而微博上稍有分量的账号,则开始旗帜鲜明地表态,虽然短短不足140字,却丝毫不影响输出观点的欲望。

    @人民日报的“人民微评”《零容忍方能正风气》作为最早出炉的官方态度,被多个门户网站抓入各自的专题:“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成为中央正风肃纪、惩治贪腐的新注脚。连日来自石油系统刮起反腐风暴,再次警示:任何胆敢挑战红线者,终难逃落马之虞。扎紧制度牢笼,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不论‘苍蝇’、‘老虎’,腐败都将付出代价。”个别转载的网站把标题改作《人民日报:任何敢挑战红线者都难逃落马之虞》。“难逃落马之虞”云云,也只有@人民日报这等身份的媒体账号说来,才不令人稍有违和之感。

    而作为最早信源的新华社,也通过@新华社中国网事临睡前的一句“晚安中国”中抛出了“可以看出中央‘打老虎’的决心和部署”论调,但不止于喊口号,还论证了一番为何垄断和腐败是一对“孪生兄弟”:尤其是非市场的政策性垄断,不仅影响效率,也容易滋生贪腐,“消除垄断,根治腐败,唯有改革,建立法治的市场经济”。

    至于像@新浪财经这等账号,门户始终是门户,所谓微评都是摘自微博用户,虽然内容中大谈“政治资本”,说蒋洁敏摆在台面上的的最大政治资本,“无非是油气产量的高歌猛进”,而“这一成绩和大庆油田连续多年保持稳定高产以及长庆油田的产量大突破有关,此前大庆油田和长庆油田负责人先后被调查,说明其政治资本已被否定,再加上身边人李华林被调查,可见处境岌岌可危”。这几乎是京城出租车司机的口吻。

    可以想见,大多数第二天出街的纸媒,尤其是都市类报纸的头版头条基本都是蒋洁敏那副干瘦的面容,但也还是有部分财经报纸,或许是出于专业性和利益立场的考虑,而在头版显要位置放弃了这一新闻富矿。

    如前一天的网络信息一样,几乎所有报道和评论,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中国石油 ,连外媒如《纽约时报》,也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整治官员腐败的运动开始涉及影响巨大且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石油行业”。作为中国排名第二、世界排名第五的大企业,“中石油无小事”。而蒋在中石油的发家史,以及与刚刚落马新鲜热辣的中石油四高管“履历互有交叉”的故旧,甚至比国资委主任、中央委员更具卖点。正所谓:反腐刷油桶,打虎上国资。

    纸媒虽然在速度上,让出了第一阵,却在更多的细节曝光之上扳回一城。

    如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的《内部人士称蒋洁敏涉及金额一定很惊人》一文中,据“内部人士”的说法,“王永春曾经是蒋洁敏的爱将,李华林曾任职胜利油田,而这也是蒋洁敏起家的地方,这几件事情肯定有联系,看来这个曾经被称为中石油最具权势者的蒋洁敏,没办法顺利躲过这次反腐风暴了,估计这次涉及的金额一定很惊人。”

    如《第一财经日报》的《中石油涉腐多发带:油田外包工程贸易海外收购》和《知情人称查中石油贪腐布局已久部分人拒绝悔过》等文章,更意图连根拔起整个石油系统的腐败链条:“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优势,中石油集团每年会有大量资金及项目放在油田勘探与开采、海外收购及石油工程、贸易等领域。而这些也极容易成为中石油高管腐败的‘温床’,其中的利益黑洞虽大,但因石油系统本身神秘而封闭的运作,令外界不易知晓。”而对于这一次针对中石油的反腐风暴,有知情人士的说法是,“这是一场布局已久的战役,其间也给了部分人士悔过的机会,但是很多人并未迷途知返。”

    如《南方都市报》的《蒋洁敏离任审计被延长至10年涉及敏感事件》(标题系网络媒体转载时据南都92日的版面文章所改),更大胆地将话题引向不可言说的境地:“对蒋洁敏的审计还涉及到一些传闻中的以及海外报道出来的敏感事件”。而所谓的敏感事件,香港《南华早报》的一篇报道指向了年前小道盛传的北京车祸。据这篇报道,微博曾一度传言蒋洁敏“神秘失踪”,或也是因此而起。但失踪之说,当时即被中石油相关人士的澄清,蒋洁敏当时正在住院。而十八大上,蒋洁敏顺利当选中央委员,也令传言愈显其虚。但财新网的报道却仍不甘心,认为“今年318日蒋洁敏辞去中石油职务后,325日国资委网站才挂出他上任的消息,其间亦有各种传言”,因此此次下马“只是夯实了一个猜想,并催生更多的猜想”。

    至93日,《21世纪经济报道》曝出了更猛的料:《蒋洁敏与薄熙来多有交集助其提升政绩》、《蒋洁敏调任细节曝光:国资委邮箱塞满举报信》。报道中,21引述当时即有传言说,蒋洁敏在318日到国资委报到的当天,就被纪检部门带走进行了一次调查,而该报记者通过对中央纪检部门相关人士的求证,也得出“此轮对蒋洁敏的调查,确实在今年34月份即已展开”的结论。猛料的紧接着就来了:“知情者还向本报透露,蒋洁敏与薄熙来亦多有交集,并通过在薄熙来的任职地兴建石油炼化项目等方式,帮助薄‘提升政绩’。”“薄在辽宁省任省长时,蒋洁敏就推动中石油在辽宁扩建或兴建原有的石油炼化项目;薄后来去了重庆,蒋又如法炮制。”终究还是绕不开庭审大剧。21的这些料虽猛,却在微博上遭痛批:把严肃的反腐斗争误导成以人划线,与打老虎苍蝇的原则不符。甚至转载其新闻的@凤凰周刊,也被骂“野鸡周刊”。看来,21是在最不该犯政治错误的话题上犯个大错。

    媒体中不合时宜的,还有央视,虽然最早发布确切的消息,之后却在舆论大势的反方向推出评论员杨禹的一篇《中石油窝案不能全怪垄断民资不愿做石油业》,教训“广大公众在痛恨腐败的同时,也不妨多了解和思考‘垄断是怎么回事’这类市场经济的ABC课题,从而把反腐败的压力释放到最准确的点上”。文章在列举了一番自然垄断的经济学“ABC”之后,驳斥把腐败系列案的集中爆发归咎于中石油的垄断地位的“声音”:“这种声音猛一听很在理,也支持者众,但经不起推敲。把‘腐败老虎’的出没简单归咎于垄断,并不准确。”——“石油业不是谁都干得了的”,“不是国家不让,而是理性的民间资本并不愿意进来”,别“以为三下五除二地把中石油拆散了架子,就不再有老虎出现了”。

    毫无意外的,他这个不合时宜的观点引来了一连串的反问:故意混淆自然垄断和权力垄断的概念,哪个国家的“自然垄断企业”,张嘴就能要来上百亿补贴?!哪个国家的“自然垄断企业”,其高管也是省部级高官?!更何况,国家让民民资进入了么?!“本来就是窃国之贼,结果它称王了!”

    当然,央视所持观点,也并非没有支持者。左派@郭松民在新闻刚出来就评论:要警惕有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借机推进中石油的私有化,侵吞天量国有资产。新浪的专栏作者@梅新育也在一开始“肯定”,“某些心怀叵测之辈肯定会借机企图攫取中国石油业资产”。而更普遍的观点,却是:政企不分,正是中石油腐败的根源。

    正当“人人屏息关注中石油窝案”时,中石油的一个举动,却又充分暴露了其“亦政亦企”的身份之恶:中石油集团下发通知,要求“不议论不瞎传”。“特别要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始终站稳政治立场,规范政治言行,不犯自由主义,不议论、不瞎传,把‘三个决不允许’和‘五个不允许’作为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政治纪律的底线,任何人不得逾越。”这个《通知》针对的是之前的四大高管落马事件,而蒋洁敏被查,只让“不议论不瞎传”六个字更加刺目。《北京青年报》表示看不下去了,刊评论说“不瞎传”应该,“不议论”欠妥,“堵住的只是职工的“嘴”,却难以禁止群众腹诽,这种的命令,其实比童话更荒诞”,中石油“究竟是害怕什么,还是想遮蔽什么?”

    倒是国资委,在91日匆忙撤换官网上蒋洁敏调研企业的头条新闻之际,立场鲜明地召开了一次党委会,通报了中央的决定,但会议没有公布蒋洁敏被调查的具体情况。

    说到蒋洁敏个人,事实上舆论中对他的评论却是相对客观。在新华社刚发布被查消息之后,新华网在今年4月份转载的一篇来自石油行业内刊物的长篇人物稿也被门户网站翻出与被查消息同列。这篇长文从蒋洁敏十七八岁首次投身石油开始,写到其主导中石油上市,写到其一去中石油往青海任一省副职,写到其二去中石油高升国资委主任,横跨30余年,事无巨细。文中言语虽“热情洋溢”,却不乏对蒋洁敏执掌之后中石油变革与突破的事实描写,只是略去了中石油近年来的接连几宗大事故和蒋洁敏本人及中石油遭组织责罚的细节。

    其后,才有财新网的一篇《蒋洁敏的央企人生》,再对其一生略作梗概。

    对于蒋洁敏的个人评价,有称之为“能力突出、敢想敢干、作风硬朗”,但也有人评价其“简单、蛮横乃至粗暴”。据财新网的报道,当时一种声音认为,蒋洁敏在带领中石油改制、上市、国际化的过程中,敢想敢干,不怕得罪人,勇于承担责任。据称,中石油在重组上市之前,“连一本像样的账本都没有”,而中石油股票在香港证交所和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之后,终得跻身世界石油大公司十强行列。

    但在《21世纪经济报道》最新的一篇报道中,蒋洁敏的形象却非常的不堪——有知情者向本报记者表示,蒋洁敏“粗俗”、“学问有限”,甚至曾被其在中石油、中石化的同级别高管当面耻笑,“不知道他的学历、学位是怎么拿的?”在2011年大连石化分公司接连发生的爆炸火灾事故故后,蒋洁敏等中石油员工都受到了处分,而据“知情人士”,蒋洁敏“事后‘非常狂妄,得意忘形’,以至于在一次饭局里,端起酒杯说,“天不亡蒋”,令在座者为之瞠目”。

    而在媒体面前,蒋洁敏亦不像多数央企一把手般高调,我们亦无法从公开的信息中完整地描画蒋洁敏的“虎皮”。据统计,蒋洁敏到任国资委后,延续了其在中石油的低调风格,较少出现在有媒体出现的公众场合,出席的公开活动也仅有20次。在纪检部门公布更多“严重违纪”的细节之前,我们对其个人的评价,也只能基于猜测与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所谓“知情人士”的描述。

    在资本市场上,股民对蒋洁敏最直接的印象,应是蒋虽然把油价涨成了天价,但也把石油A股跌成了白菜价。828日一天,中石油及昆仑能源H股市值蒸发217亿港元,媒体大肆宣扬,股民却不痛不痒,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微博之上却丝毫不吝于把结果往最坏之处想: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应该会是继刘志军、刘铁男之后,公开财产的第三位高官,“我们期待着,我们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石油系统内肯定要人人自危”,看当前的政治风气,要人人自危的,恐怕不止石油系统。《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预测:中石油系统反腐风暴越刮越猛,一直传闻的蒋洁敏被调查也被证实了,又逮一只大老虎,估计下面还会有让舆论震惊的大动作。

    对于像蒋洁敏这等级别的“老虎”落马,网络上还有一种“宿命论”:“从陈同海(前中石化董事长,2009年以受贿近2亿元领刑死缓)到刘铁男再到蒋洁敏,无论是能源行政体系的主官,还是曾经的两桶油的当家人,他们近乎宿命的落马,如果放在现实体制中考量,折射出的中国式权力制衡机制的付之阙如。”(陈志龙,《从陈同海到蒋洁敏的同一种宿命》)说白了还是所谓的“体制问题”。经济学家说,中国的腐败风行,与转轨经济体寻租空间过大直接相关,石油系统只是其中一个典型。至于出路?除了有腐必反之外,只有亘古不变的两个字:改革。

    纪检反腐:正规军的“逆袭”

    蒋洁敏被查,事件虽然极具分量,却本身不具争议性,还没有谁的智商和情商能低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到反腐的对立面去。而基于近来“网络打谣”正处于风头火势的舆论背景,论述纪检的制度反腐与微博网络反腐的关系,无疑是媒体另一个绝佳的切入点,尤其对于官方媒体来说,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为纪检反腐正名。——自2012年以来,从“表哥”杨达才那夺魂一笑,到“12秒”雷政富案中肉身反腐的奇侠女,再到刘铁男案中高调实名举报财经媒体人,网络反腐以微博为前锋,一路高歌猛进攻城略地,纪检反腐却节节溃退颜面扫地。

    “这一次,从发现线索、启动调查到公布消息,纪检走到了网络前面。”@人民日报在91日临睡前还在为这一次纪检反腐的“逆袭”大感振奋,念叨“事情本该如此”:微博反腐固然“咄咄逼人”,制度反腐才能形成持久震慑,才是反腐成败的决定性力量,“制度反腐,当更给力”!

    第二天,《环球时报》便再接再厉,其社评的立足点便是“纪检战线在中国反腐败主战场的核心角色得到充分彰显”。这显然是承接其主编@胡锡进头一天晚上在微博上的意思:纪检机构担负着中国反腐败正面战场的任务,微博反腐很棒,但制度反腐是中国的真正希望所在。

    “微博爆料式反腐的对抗性突出,悬念大,情节曲折,因而很适合舆论追踪和围观。微博反腐还制造了声势和倒逼压力”,在文章作者看来,微博反腐只是“中国在互联网时代反腐的意外推动力量”,它“只能提供反腐线索,准确说它是举报途径之一,而对嫌疑人的具体查办最终还要落到纪检头上”。它影响大,“但真实成果与纪检反腐的庞大立案量不可同日而语”,“纪检工作是中国反腐败的真正中枢”。至于纪检反腐屡次败阵与微博,文章解释:在全球范围内,制度性的廉政建设史也不长,成功面很小,腐败仍是世界性难题,“无论从中国历史纵向,还是从世界的横向看,制度性反腐倡廉都是十分艰巨的使命”。

    事实上,关于纪检反腐与微博反腐,或称司法(制度)反腐与网络反腐的论述,在蒋洁敏案发前就已经有媒体的评论涉及。因表哥杨达才案正巧在830日公开审理,再次揭起纪检伤疤。31日,《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就同一个话题,分别祭出一篇《以司法反腐对接网络反腐》和《杨达才受审,网络反腐需要更多鼓励》。

    南都的评论认为,网络反腐的临时性和突发性,却也折射出其非制度性的一面,“极易滑向荒诞,甚至有可能偏离原本的反腐诉求”,但也往往能因此“冲破了身处潜规则脉络中的贪腐官员的保护膜”。而归根到底,“反腐问题终究是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必须纳入法治的轨道去解决”,从大方向上看,做好网络反腐与法律制度反腐的对接,将是成功治理腐败的必由之路。

    论调相似,但更显宽容,《新京报》的给予了网络反腐更高的肯定:“借助网络举报之力,将民意压力变反腐动力,是反腐的一个现实策略。”而对网络反腐的肯定,即是“对民间反腐力量是一种肯定,也可以坚定公众对反腐的信心,以及对公权力的认同”,但终究,网络反腐只是反腐的一种辅助与补充形式,因此“这些网络反腐的不足,理应得到更多宽容”。

    但在微博网民看来,媒体评论趁着纪检部门这一次重拳出击和打击网络谣言的大势纷纷出来为纪检反腐摇旗,似乎有些多余——纪检也好,制度也好,法治也好,反腐都是份内之事,而对于网络来说,反腐不过是“业余爱好”,不过是一种更激烈的表达权利诉求的方式,只是是一种网络舆论该有的生态特征。

    央视那篇不合时宜的评论,也把“掀翻蒋的主要力量,不是来自偶然的网民举报,而是制度性的审计与纪检调查”总结为三大看点之一,却被吐槽:如此上纲上线,何必?何苦?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谷尼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
网络舆情监控系统|微博舆情监测|网络舆情监测系统|政府舆情监控系统|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